香港自閉症聯盟

<閉症可治療>  [Defeat Autism Now!]

[English HK] [English CN]

[香港屋宇事務促進會] [香港自閉症聯盟] [] [香港阿斯伯格綜合症資訊網] [阿斯伯格合症信息网]

[香港弱智人士資訊網  2005] [中国弱智人士信息网] [中國應用行為分析學會] [廣泛性發展障礙資訊網] [工作成果及活動記錄] 

[自閉症生物醫學治療]

[世界關顧自閉日] [中國及香港關顧自閉日] [广州市太阳船康复培训中心] [香港關顧自閉聯盟]

首頁 > Q&A

 

功能康復的星加坡華籍青年陳毅雄先生

一位阿斯伯格症人士對自閉症的見解

關於「自閉症」的常見提問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自閉症人士是否都是一個模樣的?

不是。專業人士視自閉症屬同一譜系的失調症狀:當中包括輕微的自閉症到嚴重症候者。而自閉症人士有共通的問題,如社交困難;他們也如其他人一般,具不同性格、志趣和喜好。我從自己角度出發撰文,也不一定是所有自閉症人士的觀點和立場。


你的自閉症是否已痊癒?如何達到?

我認為「痊癒」這個詞有點誤導。我只是有了足夠能力去適應地球生活,於是自閉症不再成為我的問題。

過去,我的生活滿是失敗、孤單和痛苦。當時的我,自我意識 (self-consciousness) 正在發展中,我認為這個世界是墮落、醜陋、不公平和沒有意義的。直到我閱讀了「與神對話」(Conversations with God) 一系列的書以後,我開始接納這世界的真善美和意義。

我決定要跟周圍的人和這個世界連結起來。為了觸及自己的情感,我不惜迎向自己的恐懼和痛苦。當我面臨情感抉擇的矛盾之際,便發現存於內心深層的個體意願 (individual will),它啟發我進一步發展更完整的自我醒覺 (self-awareness),於是,我以此作為據點去了解別人。到了今天,我能夠有足夠信心坦然參與群體生活。


你是否喜歡自閉?

自閉是一個孤立、傷痛和受苦的境況,我現在已到多姿多、豐盛的人類經驗,我已不想再經歷自閉。

然而,自閉症也是一種恩賜,它奪去那些眾人以為必然的人性經驗,好讓我能更深欣賞這體驗。我仍有保存著一直以來擁有創意和直線系統思維,這有助我從事電腦程式、廣告、策劃、寫作和發明。


你有多自閉?

我的自閉見於:


自閉症人士有情感嗎?

按我個人意見,這個問題有點誤導。也許我們可以較適當去問:「自閉症人士如何感受情緒?」

就像弱視情況一樣,我從前的情緒感受總是如在夢中、模糊不清和難以捉摸的。我也許覺察到很強烈的情緒,但卻不知道該怎麼辦;我不會感覺到情緒於朋友和家人身上。既無牽連,我只會與人建立互相交易的關係。


為什麼高能力的自閉症人士不能與非自閉症人士連絡一起?

有不少高能力的自閉症人士的智力超於平常,但卻對社交技巧和作決定方面遇上困難。我認為關鍵在於本能:(1)自閉症人士接觸不到他們的本能;或是 (2)他們的本能失效。

非自閉症人士憑著本能引導他們運用自己的軀體、與人互動、以及作出決定。自閉症人士要倚靠後備系統,包括理性智慧和經驗以越過本能來操作。對他們造成沉重的思維壓力,也令他們感覺自己只是佯作「正常」表現。自閉症人士為了逃避化解「社交上之繁複微積分等式」,即使自己孤獨和不快,也寧可躲避與群體接觸。


現行的自閉症治療程序計劃有何不足之處?

現行的自閉症治療程序計劃都十分昂貴,我相信有需要找些較廉宜的另類服務,倚重較少自閉症專家與持高深訓練資歷之職員。

我懷疑那些側重改善行為之自閉症治療程序計劃只是製造「人工化愈」:在治療室內,孩子有正常表現,能夠作一般對話;但一旦進到新環境、面對壓力情況之下…

除了關係發展療法Relationship Development Intervention RDI),也有一些生物醫療干預治療及諸如此類治療方式。由於我未嘗採用,故不能說它們有何效應。我只是以自己經驗分享,希望有一天能夠幫助別的人而已。


傳媒是否有助推廣自閉症之關注?

有些時候我看到電視劇、電影以及其他文字媒介所顯示的自閉症有誤導成份。我曾見到所謂自閉症的人有很好的眼神接觸、姿勢和肢體語言與常人無異、沒有半點緊張焦慮。我也發現媒體有把自閉症描繪成具專長卻表現低能者之趨勢,實際上這並不能代表全部自閉症人士。

我明白電視節目不是為了推廣自閉症之關注,更多是為了吸引觀眾;很可能由我們來製作一套較為準確的紀錄片,會比改變傳媒容易得多。


自閉症經驗相對於自閉症研究博士班

不少人把信心投於正規研究與文憑,他們會重讀著名教授的自閉症理論、而輕一名自閉症者所創之說。有人曾說過:「難道人必須眼睛瞎了才會了解失明、或必須耳聾才能製造出助聽器?」我無意游說那些已經擁有一切結論的人,但假若有人願意聆聽,我樂於分享自己個人所知。


你對自閉症政治持甚麼立場?

一如其他群體,自閉症族也不乏爭拗,亦有許多自閉症者積極參與。其中以「痊癒自閉症」為首要爭議的題目,這種說話就如要把它廢除一般,強迫自閉症者向社會常規就範。有些自閉症者對此作出回應,以「反治療」自居,抗衡那些專家和家長們之「支持療」。

有些自閉症者把我歸入「支持療族而對我作口誅筆伐。不過,我相信雙方都有確實理據,若捲入此等紛爭實在了無意義;我選擇以中立身份,專注向願意聆聽我的人分享我的省思和經驗。


你是否指自由言論是一種語言攻擊?

有些時候,自由言論常被人濫用,作藉口對別人進行口誅筆伐:見此情況,我認為屬於語言攻擊。


你對自閉症人士的權益有何看法?

有自閉症人士向我投訴有關自閉症基因測試的新方法,他們認為有些父母知道胎兒有自閉症情況後進行墮胎,滅絕其生存權利。我獲悉後,寫了以下回應。

有些時候,人們要求某種權益,卻不明白這些要求包含著甚麼代價,更不曉得對付出代價那些人的意義。願意孕育有缺陷的子女的母親,必須有無比勇氣;撫育這名孩子是一份全天候的任務,需要付上長久時間、努力、金錢和愛心。

那孩子也必須具很大勇氣,選擇經歷眾人拒斥、感覺差異、以及自閉症所定義的種種後遺症。高唱權益的人士是否也願意付上這一切代價呢?


其他事項

寄語那些要求兩性平等的人:文中所用的「他」一詞,只是英語慣用之行文;雖然大部份自閉症人士屬男性,我絕無意排除女性之存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讀者注意:本網站刊登的訊息及資料,只供讀者作參考之用,並不代表本網站同意、已鑑定、及或支持其內容之正確性和可信性。讀者在選用任何涉及自閉症及或其他身心障礙等的理論、解釋、學說、評估、檢測、訓練、教育或治療方法等,必需自行判斷可能涉及的風險,並在可能範圍內諮詢相關專業人士意見。 

© May 2000-May 1, 2008年版權屬於 余秀螢 及『香港自閉症聯盟』  CopyrightYu Sau-ying &Autism Hong Kong

© January 2006-May 1, 2008 版權屬於 余秀螢及『中國自閉症聯盟』  CopyrightYu Sau-ying &Autism China

更新日期 Updated  5.1.2008 / 聯絡電郵:info@autism.hk / 網站傳呼電話:(+852) 7102-7454

除註明版權持有人所有文本外,本站所有的文本内容在GNU自由文下发布。

Except text with copyright own by others,  text is available under GNU Free Documentation

重要聲明:本網站內容純屬網主個人意見及創作,並不代表本網站內題及的任何機構及組織。